友博国际官方网站

一文深入了解美国战略石油储备机制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5-25
html模版一文深入了解美国战略石油储备机制

下载新浪财经APP,查看更多资讯和大V观点

  来源:卓创资讯订阅号 

  石油战略储备(Strategic Petroleum Reserve),简称SPR,其建立的目的是预防原油供应中断,保障经济运行、应对突发安全事件等目的。排除应对烈性冲突对抗等极端情况后,SPR对于一个国家安全重要性排在首位。美国的SPR绝对量上据首位,从相对量上来说(库销比),日本则遥遥领先。在国际金融研究中,SPR购入可以看做是美元的发行,SPR释出可以看做是一种美元的回收。即便抛开金融属性不谈,释放SPR动作无疑会在短时间内影响期现货市场的供需状态,且由于全球原油供需的复杂性,SPR就成为政府调节能源市场价格的主要抓手。本文以美国的SPR为标的,将深入浅出带您了解SPR的来龙去脉。

  1.SPR的特殊性

  关于石油储备的安全标准,国际能源署认为储备量应达到90天的消费量,尽管业界对于这个标准存疑,但这并不妨碍在原油研究中的一个重要理论:“原油需要存储”。要理解“原油需要存储”这句话的意义,需要将原油的战略存储与一般商品的库存区分开来。

  对于一般的商品来说,库存是供应和需求中间调节器,当狭义的供应不足时,就会释放库存增加供给;反之当狭义上的需求不足时,就会增加库存,补充需求。所以一般情况下,库存既不是供给又不是需求,但库存的正变化可以计算到需求上去,库存的负变化可以计算到供给上去。所以在设计供需平衡表的时候,我们通常遵循下面这个逻辑:

  期末库存 - 期初库存 = 总供给 - 总需求

  但对于原油来说,在应用这个公式的时候,对于库存却有特别的定义,库存指标使用的是商业库存(commercial stock)而这个指标不包括SPR,因为对于原油来说,SPR是一种需求,没错,SPR是一种需求,这是原油与其他商品最大差异性特征之一。

  2.SPR的安全边际

  SPR是原油的一种需求特性,更准确点来说,SPR是一种安全策略产生的需求。SPR天数计算方法为:

  SPR天数 = SPR储量/净进口

  对于境内没有原油产能且基本不对外出口的国家来说,净进口量等于内需量,所以上述公式可变形为:

  SPR天数 = SPR储量/原油日加工产能

  通常经验上来说,SPR的安全天数(储备规模/日消费量)可以划分几个等级,首先是20天,这是保障生产生活正常运行的警戒线;其次是40天,这是保障国民经济平稳运行的安全线;然后是90天,这是保障一个经济体内外经济正常运行的合格标准;然后是180天-240天,这是一个经济体可以被动应对局域威胁的标准;最后是12-18个月,这是一个经济体可以主动发起局部战争的标准。但实际上这些并不严谨,受制于不同经济体能源结构和对外依赖程度的不同,这些标准调整空间很大,对于中国来说因为原油对外依赖度高,因此中国SPR安全线应该适当高于90天。

  SPR储量是一个国家的高度机密(美国除外),因此仅有一个非常粗略的估计,日本石油战略储备及商业储备库存量合计约200天、美国150天、法国180天、德国120天。SPR的建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因为巨大的需求,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直接实现高额的净存储,都是在经济运行中靠着“精打细算”一点点建立的。

  美国SPR 机制源于 1973-74 年石油危机,在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组织 (OAPEC) 对美国实施石油禁运后,引发了能源危机,导致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美国福特总统于 1975 年建立了 SPR,美国能源部在 1977 年收购了墨西哥湾沿线的几个现有盐洞,作为第一个储存地点。旨在应对可能威胁美国经济的商业石油供应中断。它也是美国履行其国际能源机构维持紧急石油库存义务的关键组成部分(美国在国际能源计划 (IEP) 下的义务。IEP 是一项由美国签署的条约,要求成员国保留相当于 90 天的石油和石油产品净进口量。)

  相对于美国,中国起步比较晚,2003年,中国首次确认国家战略石油储备制度,规划了四个基地:分别是浙江的宁波镇海和舟山岱山、青岛的黄岛、大连的新港。至2016年年初,中国先后建成舟山、镇海、大连、黄岛、独山子、兰州、天津及黄岛国家石油储备洞库共8个国家石油储备基地。虽然中国在SPR建设上不遗余力,但因为中国炼化产能的大幅扩增,中国的SPR距离90天的安全线尚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SPR建立不是一朝一夕,但一旦发生紧急事件,释放SPR就是在朝夕之间完成的,虽然SPR需要常态的轮入轮出,但大规模净释放只能是为应对紧急事件,打个比方说,SPR相当于养老保险,除非万不得已,没有人会在非必要的情况下去要求放弃养老保险,提出个人部分的养老金。而SPR释放后必须回补(SPR是需求)

  3.美国SPR的存储系统

  SPR存储在盐洞中,这些盐洞具有良好的存储特性:通常不透液体和气体,对石油呈惰性;抗压强度可与混凝土相媲美;塑性变形特性,自动密封初期裂缝;并且可以很容易地通过用淡水溶解(浸出)来开采。洞穴的容量从 6 到 3700 万桶不等,典型的洞穴是圆柱形的,平均直径约为 60.96米,高度为777.24米,位于地表以下 609.6米-1219.2米。这些盐洞是通过“溶液开采法”形成的:在盐层中钻一口井,然后注入淡水,通过溶解盐层形成洞穴,可以创建尺寸非常精确的洞穴,提取也非常方便,直接将淡水泵入洞穴底部,原油因密度低于水,则会置换到上层,然后通过管道抽取即可。

  美国的SPR主要存储在最大的炼化基地美墨湾,共有四个主要的存储基地,分别是德克萨斯Bryan Mound 、 Big Hill和路易斯安那州的(West Hackberry and Bayou Choctaw)。截至2022年4月6日,四个基地存储容量为7.134亿桶。

  四个基地共包括 60 个盐洞,相对于地上原油存储15-18美元/桶的成本,盐洞存储成本更低,仅有3.5美元/桶。

  存储原油可分为“甜油”(硫含量不超过 0.5% 重量)和“酸油”(硫含量大于 0.5% 但小于 2.0%),分别存储于不同的盐洞。截至 2022 年 1 月 7 日,酸油和甜油的比例约为6:4,符合美国炼油行业的需求。美墨湾几乎所有炼油厂都可以加工低硫原油。

  4.美国SPR的分配系统

  美国炼油厂最大的集中地位于美墨湾沿岸,该区域拥有充足的盐洞(超过500个,已用60个),可通往海运码头、配送管道和炼油厂,在供应中断的情况下,可以安全地储存、提取和快速向炼油厂输送紧急原油。

  SPR 配送系统站点通过三个配送系统与炼厂链接:Seaway、Texoma 和 Capline。Seaway系统包括Bryan Mound SPR基地,并与休斯顿、德克萨斯城和弗里波特的炼油中心相连。Texoma链接Big Hill和West Hackberry SPR站点。Big Hill和West Hackberry都与Beaumont-Port Arthur、Lake Charles和New Orleans地区的炼油厂有联系。Capline系统包括Bayou Choctaw SPR基地,并连接到巴吞鲁日地区的炼油厂以及新奥尔良地区的一个炼油厂。截至2020年8月,利来手机娱乐,四个SPR储存点通过SPR拥有的管道和商业拥有的管道和终端,与28个墨西哥湾沿岸地区的炼油厂和位于密歇根州、俄亥俄州和肯塔基州的六个炼油厂相连。

  SPR还连接到三个海运码头,这些码头的合同海运配送能力合计为222万桶/天,这些海运码头是 德州自由港Seaway Terminal (Enterprise Products)、德州德克萨斯城Seaway Terminal (Enterprise Products);德州荷兰城Energy Transfer Terminal;以及DOE拥有的路易斯安那州圣路易斯郡St. James Terminal。

  SPR的释放路径

  除了常态化的轮入轮出,SPR释放有两种路径:授权紧急出售(sales)和能源部授权的紧急互换(exchange)。

  总统授权的紧急出售方式,授权自《能源政策和保护法》(EPCA),采用竞拍的方式,价高者得。当总统下令释放SPR后会经过13天的过程包括:竞价销售、合同签署、安排物流等。出售的收益将被存放在指定的账户中,随后将用于回购原油,不要求购买者返还。除总统授权外,还可以通过国会授权的方式出售,这种方式出正常的SPR设施维护需求外,采用几率非常低,收益将会进入财政部用于支付费用,一旦售出,不会进行补充,因为穷到卖库存了,补充就得另论了。

  除此之外,能源部长也可以授权进行紧急互换,但额度限定在500万桶以下。通常这种情况发生在发生一些短期的事件冲击的时候,企业可以向能源部发起申请,经过能源部审核通过后,释放原油,但与出售不同,这种方式之所以称作互换,是因为获得原油救助的企业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购买原油返还给SPR,同时需要支付一定的期限溢价成本,这种操作与期货的掉期交易逻辑很相近。这种方式不需要很长的准备时间,通常一周内即可完成。

  正常的轮入轮出则需要通过招标的方式进行,与紧急互换类似,也需要在规定的日期后返还原油并支付期限溢价成本,但与互换相比,周期会更长一些。

  SPR可以以每天 440 万桶的最大速度从储备中抽出,最长可达 90 天,然后随着储库被清空,抽取速率开始下降。以每天 100 万桶的速度,储备可以连续向市场释放石油近一年半。

  需要特别注意的一点是:《能源政策和保护法》对于总统出售SPR的权利做了一些限定,简化来说就是只有在以下的情况下总统才有权处置:

  紧急且重大的事件(战争性质);

  可能对安全或经济造成重大损失的:进口中断、国内生产中断;

  美国在IEA的计划下需要履行的义务;

  供应严重减少,持续时间范围非常广,原油价格严重上涨,导致国民经济出现严重问题。

  除此之外,对于可能存在的“中断或短缺”,总统认为采取释放SPR有助于防止减少短缺的情况下,总统释放SPR需要有几个限制条件:每次不得超过3000万桶,时间不得超过60天,原油储备不得接近或低于5亿桶;也就是说在俄乌冲突之前,2021年,拜登仅能释放3000万桶,而俄乌冲突之后,拜登才有权释放1.8亿桶。

  很明显,战略原油储备的释放会在短时间内给过热的油价进行快速降温,但释放SPR对原油期现货价格影响传导路径以及释放SPR是否可以改变供需态势的问题仍有值得深入分析的点,笔者将在《1.8亿桶石油战略储备能否浇灭油价上涨趋势》一文中进行深度分析。

收缩